【 .】,精彩免费!

笑过后,阮白开始心疼,那边已经凌晨了,他还在辛苦工作,于是快速回了一句,“好~这么晚还在工作?”

“嗯,事情比较多。”慕少凌很快给了她回复。

阮白叹息一声,他这么拼命加班,就是为了快些回来,她回复了一句,“工作是做不完的,好好休息,事情留着明天做。”

“嗯,老婆。”慕少凌回复道。

阮白放下手机,没再回复微信,怕打扰到他的工作。

打开电脑网页,她默默查了几个熬夜后滋补身体的食谱,打算等他回来后给好好补一补。

时间过了三天。

阮白终于得到慕少凌明天要回来的消息,问了班次,她激动地记录下,怕自己忘记了。

入夜。

阮白检查了一下冰箱的食材,这是她明天为慕少凌准备的。

因为他的班机到达时间比较早,她要去接机就基本没有时间去超市买食材,所以提前一天准备了。

刘艺蕾校园风铁路变唯美写真

她对着食谱把食材一一对上,食材全部买齐,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明天开始她就给慕少凌好好补补。

淘淘走过来,手上还拿着半个苹果,看着冰箱里的食材,奶声奶气道:“麻麻,好吃的,都是给爸爸的吗?”

看着家里的小吃货,阮白摸了摸他的头,解释道:“是呀,这些都是给爸爸准备的。”

湛白跟软软知道慕少凌要回来后,都高兴的不得了,纷纷说要陪着她一起采购,所以这些食材,是她在接了孩子下课后一同去超市采购的。

自从他们结婚后,慕少凌便减少了很多出差的次数,就算要出差,每次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淘淘能吃吗?”淘淘眼巴巴地看着她,咬了一口苹果。

“当然能。”阮白牵着他的手走到客厅,要做的菜虽然是滋补类的,但也不是大补,孩子可以吃。

淘淘一听,高兴了,转身就要上楼:“我要告诉哥哥姐姐,明天有好吃的。”

阮白看着他的馋样,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十点,孩子们要睡觉了。

她牵着淘淘的手上楼,叮嘱了软软跟湛白该睡觉后,又带着淘淘洗漱一番,讲故事哄他入睡。

十分钟后,淘淘睡着了。

阮白放下故事书,把灯关上,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看了一眼湛白跟软软,他们也乖乖的睡觉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没有慕少凌的消息。

阮白没忍住发了一条微信,“已经到机场了吗?”

按照时间,他差不多要到机场了。

阮白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等了好会儿,慕少凌也没有回复,她紧紧握着手机,看着微博等待他回复。

等着等着,困意来袭,她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凌晨三点。

慕少凌提着行李箱推开家门。

客厅黑漆漆的,只有楼梯间留着一盏灯。

若是以往,他有事回来得再晚,阮白也会在客厅给他留着一盏灯的,不像现在这样,黑漆漆的。

他故意提早一班机回来,就是为了给她惊喜。

慕少凌放下行李箱,换了一双轻便的拖鞋上了楼,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还亮着灯,阮白则是在床上睡得十分安稳,他心里一暖,走到床边,看着她恬静的睡颜。

出差的每分每刻都在想着她,慕少凌安奈不住心中的思念,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脸庞。

阮白翻了翻身,感觉到一阵温暖,慢慢的睁开眼睛。

看见慕少凌的瞬间,她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刚才她梦见他了,现在是还没醒过来吧?

阮白又眨了眨眼睛,他的手轻轻捧着她的脸,肌肤触碰的温度真实得不得了。

“少凌?”她呼唤一声。

刚睡醒的声音轻柔软糯,慕少凌感觉心头被轻轻抚着,带着难耐的瘙痒,“嗯。”

真切的声音传入耳朵,阮白坐起来,发现他真的回来了,激动道:“回来了?”

“嗯。”慕少凌看着她惊喜的表情,轻声一笑,眼神更加温柔。

这段时间思念折磨着彼此,阮白抱着他,感觉到真切,他真的提前回来了,即使是提前了几个小时,她还是觉得不真实。

“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她的声音有了几分哽咽,短短的一个多星期,她的想念却像汹涌澎湃的海啸,在身体里翻滚不止,每回从有他的梦里醒来,都是无休止的想念跟寂寞。

“我提前了班机,想给惊喜。”慕少凌抱着她,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嗯。”阮白在他的怀里辗了辗

,耳边传来他有力的心跳声,心里忍不住重复,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她抬头,看着他深邃的双眸,里面饱含着真切的情谊,想到他为了给自己惊喜故意提早了一班机且不说,她轻轻锤了锤他的肩膀,“就是故意的,不提前告诉我改变航班。”

慕少凌抬手,大大的手掌轻轻握住她的小手掌,“想给一个惊喜。”

“我快忍不住要哭了。”阮白扁了扁嘴,不自觉地变得矫情。

“不要哭,是我不好,可是我太想了,所以没忍住改了签。”慕少凌安慰着她,本来是与董子俊同一班飞机的,他最后却没忍住提前改签回来。

阮白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她抬头看着男人,虽然卧室的灯光昏暗,但依旧能明显看到男人的黑眼圈。

她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因为长途飞机的原因,他没有剃胡子,胡渣子冒了出来,整个人沧桑了不少:“这段时间很累吧?”

“不累。”慕少凌早就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看着她眼中的关怀与心疼,他说道:“一点也不累,老婆,倒是受累了。”

一个人照顾家庭孩子,还要忙着工作,她这段时间一定很累。

“我不累,很晚了,先休息吧。”阮白看着他的疲惫,又听着他嘴硬的话语,心疼不已。

他这么劳累,都是为了这个家。

慕少凌点了点头,脱下外套,时间实在太晚了,他打算明天再洗澡,于是穿着白色的衬衫躺下。

伸开手,阮白躺在他的臂弯之间,搂着他的腰,满足的叹息一声。

这几天一直都是单独一个人睡,睡着睡着,她就醒了,心里便莫名的难受,有他在身边,她才能睡得安稳踏实。

阮白嗅着他的气息,闭上眼睛,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