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天师他们黑着脸离开乔木的道君府邸后没多久,羲霞道君明日要和张天师他们斗法论道的消息就在有心人,也就是张首辅他们的卖力宣传之下,迅速传遍了皋京城。

   一时间,百姓也是议论纷纷。

   有说张天师是自取其辱。

   也有担心乔木寡不敌众的。

   次日清晨,所有对此事感兴趣的人,以及能在午时之前赶到菜市街东口这边的人,都匆匆而来。

   平常菜市街口这边砍人都有很多人会过来看热闹,又更何况有道君和天师斗法,但凡只要不是实在抽不开身的,几乎都赶了过来。

   “怎么还没开始啊?午时不是快要到了吗?怎么还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垫着脚,看了看不远处的高台,看高台上一个人都没有,立刻开始左顾右盼地问周围其他人。

   “这不还没到呢吗?着什么急?

   听说皇上待会也会过来,御林军正在维持秩序呢,你别往我前面挤,给我排后面去,挡我视线了。”

   一个穿皮褂的一边解释,一边死命的把刚刚站到他前面,比他高的那个人往后推,让他别挡视线。

   周围人也在笑着起哄。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让身高高的往后面站。

   “喂,老邓,你说羲霞道君是不是张天师的对手啊?羲霞道君到底是个女流,会不会不是那个张天师的对手,而且那张天师还有帮手。”

   王虎用手肘捣了捣站在自己身边的邓大头,颇有些担心的问道。

   邓大头头也不回的不耐烦道:

   “羲霞道君肯定会赢!

   那张天师那么厉害,怎么也不见他出来帮忙打西夷大军,别说羲霞道君肯定会赢了,就算羲霞道君没赢,那咱们也得保护羲霞道君。

   要不是羲霞道君,咱们皋京现在在不在都是个问题,我们能不能活着也是个问题,那张天师啥事都没给咱百姓做,也好意思跟羲霞道君争玄门领袖的位置,臭不要脸!

   等会见到了他。

   一定得唾他一口唾沫!”

   “你说的对,是真臭不要脸。

   这么些年来都没见那些道士给咱们百姓做过什么事,都是收钱给那些有钱人做法事,还是羲霞道君比较好,人家连西夷大军都给咱们赶走了,简直就是在世活菩萨。

   哪像那些道士,沽名钓誉。

   屁本事没有,还好意思来。”

   邓大头话音刚落,边上立刻就有有同样想法的人随声附和起来。

   很快,意见一致的人便围到一起,七嘴八舌的说起自己的想法和看法,虽然有个别异议,但对于皋京这边的百姓而言,他们大多数绝对无理由的站乔木,因为乔木好歹帮他们赶走了西夷大军,真真切切的给他们做了事,减少了他们的死伤,给予了他们安感,而张天师他们离的太远,啥事也没干,只是听说,百姓倾向于哪边还用说吗?

   当然倾向对自己好的了。

   一边是恩人。

   一边基本等于陌生人。

   谁还能帮陌生人对付恩人。

   还要不要点脸了?

   下面百姓吵吵闹闹的讨论了没多久,张天师便带领一众道士从南街那边走了过来,三两步走上了昨天下午连夜搭建起来的论道台上。

   各自站了一个方位。

   静静等待乔木到来。

   又过了几分钟,乔木这才和嘉和帝一起过来,本来,乔木其实是应该单独过来的,最多带一两个道童过来,不过嘉和帝那边实在是有些担心她,大早上就把乔木叫进宫中,问了问乔木有没有信心啥的。

   乔木跟嘉和帝聊了一会,并且表示张天师他们都是土崩瓦狗,根本不堪一击,自己有绝对的信心能赢他们,然后,两人一聊就聊到了中午,刚好天色也不早了,所以乔木就没回家再来,索性直接在宫中吃了饭,随后跟嘉和帝一起过来。

   张天师在看到乔木和嘉和帝的瞬间脸色便有些不好了,因为他没想到嘉和帝和乔木的关系竟然这么好,好到都能一起过来,如果是平常情况,那一起过来倒也无妨,可如今这种情况下两人一起过来,这无疑在表明嘉和帝在给乔木站台。

   如此,张天师脸色能好才怪。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迅速朝嘉和帝行了个礼。

   随后对乔木道:“羲霞道君。

   可以开始了吗?午时已到!”

   “自然可以,陛下,请上座。”

   乔木点了点头,抬手示意嘉和帝先到高台上坐好,之后才缓缓走上刚搭建好没多久的论道台上,问道:“你们是先斗法还是先论道?”

   “呵,自然是先斗法。

   我有一阵,名阴阳颠倒大阵。

   请吧!”

   张天师话音刚落,便立刻和众道人将乔木围在论道坛的中央,他从怀里取出一枚阴阳玉,直接催动阴阳玉化作阴阳颠倒大阵的阵盘。

   而站在他边上,正将乔木团团围住的其他道人则各自取出一张阵旗,同样也是阴阳旗,迅速布阵。

   随后,便是阵法开启。

   先是天空正午的阳光瞬间如同金色光柱一般,将整个论道台笼罩住,化作白色玉符,之后便是有无尽灰黑外带着血丝的怨煞之气从论道台下方上涌而来,同样化作黑色的玉符,两色玉符相互叠加,很快便如同大磨一般笼罩像乔木,这股力量叠加起来极其可怕,远超过了天地极限,但是因为这些力量都是天地本身的力量,张天师他们只是临时借用,所以并未有天谴降临。

   乔木最开始还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将论道地点定在菜市街街口这边,如今看到这阴阳大符的恐怖力量,瞬间便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正常情况和正常土地上,他们想要布置这样的大阵显然很困难。

   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引动天谴。

   但是,在午时的菜市街街口。

   却是天时地利。

   天时在于正午正是太阳阳气最为充足的时候,此时布置阴阳颠倒大阵,阳面的能量将会十分充足。

   根本不需要额外作出添加。

   而地利则在于菜市街街口本身就是斩杀犯人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但斩杀过有罪之人,同时也斩杀过很多无罪受牵连之人,因此这边的阴煞之气极重,甚至还夹带着一些血煞之气,即便是正午时分,只要他们做出适当的牵引,也能够将大地之下的那股冤煞之气牵引出来。

   如此天时地利,再加上他们这些人配合,那真真是天地人三才俱在,布置出这样一个威力十分强大却不受天地限制的大阵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