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变强吗?”老者问。

血斯闻言愣了愣,变强自然是每个人梦寐以求之事,谁不想站在万人之上,俯瞰众生的感觉,面对老者的问题,血斯自然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是当然……还有不想变强的人么?”

血斯不解,老者闻言再度轻轻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你变强是为了什么?”

“前辈……以晚辈的天赋,若非有殿主相助,也断然很难有今天的成就,对于我来说,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血斯不敢胡言,恭敬的拱手抱拳说道。

“满足?你再想想,你什么的到满足了,得到实力之后你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你现在的一切真的是你自己想要的么?”老者喃喃道,血斯闻言之后蓦然一怔,在万魔殿之中随时都在争斗中生存,似乎早已忘却自己内心的渴望,不断的提升实力已经成为了生存必须,在生命都无法保证得情况下,内心真正想要的便是显得苍白无力。

“我没有亲人,我也没有牵绊,我只想变强,令所有人都仰望与我,这就是我想要的。”血斯眼中顿时充满了戾气,这种戾气可谓是在万魔殿的任何一人身上都存在,这是因为长时间在杀戮之中度过才拥有的。

“嗯,看来你很清楚你想要什么,很不错,虽然不可能实现,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件好事,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老者点点头,血斯虽然言语充满野心,但这也是大多数人心中所想,包括曾经的北天裂。

“何事,还请前辈告知。”血斯摇了摇头。

“万魔殿所有人都是……孤儿,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皆是没有任何的牵挂,你们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老者缓缓的说道,万魔殿之中轰几乎都是各自为营,极少有人会去相互了解更别谈身世,血斯知晓很多人都是无亲无故,但却没想到是所有人。

“前辈的意思说……是殿主杀了所有人的亲人朋友?”血斯眼眸微微一缩,万魔殿在众多势力中,人数并不多,但是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而且能个跻身于上等界空之中,其每个人的实力都极强,特别是一些活了几万岁得老怪物。

北天裂曾带领之时的万魔殿迅速发展,令万魔殿之中崛起了一大批强者,只有千人变是横扫众多势力居于不败,万魔殿的名声也是因此得来。

可北天裂消失的事情即便万魔殿想尽办法去隐瞒,可时间一久,万魔殿屡屡败仗,事情便已暴露,最后不得已只得请北天裂出山,但不料北天裂已死,如今活着的不过是一个不想在参与世事之争得俗气老头罢了。

牵红点气球的小女孩图片

“若非如此,怎能像你所言,你是之所以没有了牵绊才会说出刚刚那番话语,别把孤寂当成自由,别把无路可选当成自己的方向,因为你已经无法左右你现在的生活。”老者缓缓的说道,血斯闻言之后也是微微一怔,时间是抹掉所有不好记忆最好的办法。

??????血斯顿时变得是哑口无言,仔细回忆却真的发现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的初心是什么,老者的这一番话语,对于再漫漫修炼长途之中的人,道心都会有软肋,而同是万魔殿之修,老者便清楚的知道,万魔殿之修虽然强悍,但孤寂却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深处。

平时可以隐藏的极深,但有人撬开这块地方的时候,却很少有人能够不为之动容。

“前辈说这些何意?”血斯微微拱手抱拳,有些不解。

“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味的修炼没什么意思,不如跟着老夫学学钓鱼,学学种种花草,修身养性,比起乏味的修炼有趣多了,要不要不考虑一下,免学费。”老者顿时裂开嘴来,露出慈祥的笑容,原来之前一本严肃的言论不过是想劝他们留下来,对他们进行一波洗脑。

血斯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原来老者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血斯还以为老者要跟他说什么大道理。

“前辈,您出关吧,万魔殿需要您!”血斯再度拱手抱拳说道,老者则是笑着摆了摆手。

“我说了,北天裂已死,万魔殿已经跟我没有任何的瓜葛了,此事休要再提,不然我就把你们俩都炼成肥料。”老者笑着说道,但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感觉,血斯顿时不敢多言。

“这段时间跟着我吧,就算是还了万魔殿的最后一丝因果吧。”老者再度说道,血斯闻言便是与身旁的身影对视一眼,老者的意思是要他们拜他为师啊。

血斯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便是跪拜了下来,拱手抱拳。

“不必行礼,我可以教你们,但我不收徒,起来吧。”老者看着跪拜的血斯缓缓的说道,血斯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不拜师?但又教他们?

“你们来此,既是一场缘分,而且……想必殿主的意思也并非是让我出关,而是他吧……”老者说着,便是将目光缓缓的看向了血斯身旁的那道身影。

身影蓬头散发,略显狼狈,一头殷红色的头发,身上散发极为浓烈的肃杀和怨念,此时身影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双血眸看向了老者,对于老者他也只是微微抱拳,眼中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怨念之身,看来殿主也是废了不少心血,他想造出第二个……北天裂。”老者眼睛微眯着,喃喃道。

血斯并不了解,因为身旁的这道身影他都知道的甚少,只知他的名讳……魂天帝!!

老者转过身,长叹一口气,眼中露出了复杂之色,旋即一挥手,仙之源气涌出,竟是化成了两棵树,这两棵树得模样正是之前血斯和魂天帝恢复的模样。

“闲着也是闲着,教教你们也无妨,反正对于那小子来说,你们不可能成为他的威胁,他不愿留在这里,那你们就留在这里吧。”老者缓缓的说道,血斯和魂天帝闻言后都轻轻点头,有曾经万魔殿的第一强者教导,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吸纳入塔

“闲着也是闲着,教教你们也无妨,反正对于那小子来说,你们不可能成为他的威胁,他不愿留在这里,那你们就留在这里吧。”老者缓缓的说道,血斯和魂天帝闻言后都轻轻点头,有曾经万魔殿的第一强者教导,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

嗡嗡~

火莲之海中萧炎不断的穿梭在其中,从二十丈得火莲萧炎已经在挑战五十丈的火莲,萧炎眼眸开阖间,原本的那一颗火星,此时迸发出了点火光,火星仿佛有一阵微风吹过,它正借着风势,变得更加强壮了起来!

萧炎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六星斗仙后期,再吸收火光蒲团的同时,顺着光线进入萧炎体内的还有着浓郁的仙之源气,萧炎六星后期的实力又有了些许松动,只要时间足够,萧炎完全有信心借此直接突破到七星斗仙。

萧炎在吸收火焰之心的同时当然也希望实力能够得到提升,萧炎不会放过任何能够提升实力的机会,但这么多的火莲怎么可能吸收的完,想着想着萧炎忽然灵机一动,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别无他法,但萧炎不同,也许子辰虚灵塔却有办法轻松解决。

“湛老,这些火莲能装塔里吗?”萧炎旋即便是问道,半晌之后,湛老的声音才是幽幽的传出。

“没试过,不过按道理应该可以,第一层应该就能容纳,你可以试试,但我不敢保准成功。”湛老回答道,萧炎顿时便是一喜,若是能够将这些火莲都带走,萧炎便是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去吸收这些火莲,至于什么时候吸收完那都无所谓了。

“会不会炸掉?”萧炎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呵呵,火焰之心虽强,但它也只能算得上是上品奇物,子辰虚灵塔毫不夸张得来说,特特特品奇物,世间绝无同款,仅此一个!”湛老声音再度传出,萧炎做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听这湛老吹的是天花乱坠,不过萧炎的确不否认,子辰虚灵塔得秘密的确令他唏嘘。

“既然如此,那我便试一试!”萧炎眼中露出精芒,若是能够带走这里所有的火莲,意味着萧炎便是能够随时随地修炼,若是不把这些火莲带出去得话,他体内的白焱之种不知何时才能成型。

“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虽然收纳不容易暴露子辰虚灵塔,但不代表不会暴露,此事有风险,你必须慎重考虑!”湛老声音再度传出,惊醒萧炎说道。

萧炎闻言之后面色也是凝重起来,之前的金戟神君已是让萧炎知晓,子辰虚灵塔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宝贝,如果在这里暴露了,那么情况就相当难办了。

在足够利益的面前,所谓的朋友好人,那都可能沦为敌人,所以萧炎知晓,子辰虚灵塔绝不能暴露,否则他就会将自己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

而避免暴露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些火莲都吸纳完,时间越短越是安全,萧炎眼眸之中精芒闪烁,现在他必须先尝试一下。

“感觉应该就像把东西放入纳戒一样吧……”萧炎眼睛微眯,此时正好有一朵约莫五十丈的火莲朝着他暴掠而来,萧炎顿时做好架势,眉心之处,塔印闪烁,而后萧炎脚掌往前一踏,身形同时也是掠出,直接朝着火莲撞了过去。

咻~

萧炎的身影闪掠而过,萧炎化作一道残影,一瞬间,那火莲便是不见了踪影,萧炎顿时停下身形,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成功了!!”萧炎惊呼道。

萧炎也未曾想到竟会这般容易就成功了,子辰虚灵塔得第一层面积十分广袤,容纳这几千朵火莲完全不在话下,而且在子辰虚灵塔之中和外界时间有着时差,在子辰虚灵塔之中吸收火莲,那自然会是事半功倍的效率。

萧炎顿时看向了下方那些蠢蠢欲动的几千朵火莲,脸上顿时泛起了邪魅的笑容,嘴角一勾,笑道:“嘿嘿……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全都到小爷的碗里来吧!!”

萧炎说完,身形便是猛然一动,之前他都伫立在火莲之海的上方,但这一刻,萧炎得身形是直接冲进了火莲之海内,顿时间无数的火莲便是朝着萧炎狂涌而来。

而萧炎此刻宛若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所有扑向他的火莲全部消失,速度非常之快,与此同时,萧炎更是将自己体内汹涌的仙之源气全部涌动而出,化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四周的火莲再加速的拉扯过来。

此时,在萧炎仙之源气形成的吸力之下,数千朵火莲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萧炎便是伫立于漩涡的最中心,数千多火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而子辰虚灵塔内火莲便是不断的涌入,须臾得时间,子辰虚灵塔得第一层内便是挤满了火莲。

这些火莲进入子辰虚灵塔后并没有暴走,反而竟是比在这海底还要安静,似乎子辰虚灵塔将它们压制住了一般。

一炷香,萧炎只用了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便是将所有的火莲都全部吸纳入了子辰虚灵塔得第一层之中,顿时间,海底下方失去了光亮,唯独只剩下了一朵青莲,四周的海水陷入了一片黑暗,若非还有着青莲散发着光芒,这片海底将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失去了光亮,中上层的海域,全部都暗淡了下来,还好的是在底部上层依然又一片火莲区域,不过那片火莲区域则是微弱太多,光线只能勉强维持着这里不至于陷入完全的黑暗之中。

但海鲛一族的宫殿这里,光线已经无法到达这里,原本宛若白昼一般的地底海洋,如今全部暗淡下来,仿佛这里的光线一瞬间便是被全部抽走了。

顿时间,海鲛一族便是再度沸腾了起来,刚刚一阵一阵的光芒令他们眼睛失明,而此刻竟是又变成了一片黑暗之景,所有人都是不知所措,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