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云逸此言,姜天仲眼神也不由得为之一凝,随即赶忙对云逸传音问道,“你的意思是此地并非是天宫唯一密地,而且在这处密地之后还有着更深层的存在?”

云逸无声点头,“先不说其他,最少我能够确定的是此地完没有瑶光的气息,还有让我感觉不对劲的就是此城之中最强者位于那城主府内,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便是这里的城主,但是你再好好看一下这阵法周围的情况,最弱者也都有着天境修为。”

“其中天境巅峰的修为有三,甚至还有一位比之那城主修为也分毫不弱的天境圆满,不要告诉我他们只是隐居,别忘了这里可是比之墟界的混乱也都旗鼓相当的魔域,在这边隐居除非他们的脑子有坑!”

姜天仲稍稍沉吟了一下,转而对云逸追问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是……”

“追下去!”云逸沉声道,“这次你的确没有说错,天宫在外面真的还有其他密地,而且看他们这般架势,那隐藏在最深处的密地绝对非同小可。”

“如果我们能够借此机会摸清他们底牌的话,那么日后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针对这些天宫密地做出安排都能够占据绝对的主动地位,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不追简直天理难容!”

对于云逸的这个想法姜天仲显然也是极为赞同,两人达成共识之后几乎就没有任何犹豫,随即立刻由云逸催动虚空圣印,姜天仲在一旁以无天法则隐匿气息,就这样在此地那一群天境强者的眼皮子低下向着远处隐约传出空间波动的方位挪移而去。

看着身后那帮在他们离去之后都不曾有丝毫察觉的一众天宫修士,姜天仲也是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感叹。

“遥想当初,不要说是天境强者,即便是区区化天境我们也都得绕着他们走,没成想这才过去了几百年就已经能够将天地间的绝大部分生灵踩在脚下,这玩意儿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云逸呵呵一笑,“还他娘的有时间在这里感慨?你他娘的怎么不说咱们当初从生死大战中闯出来过多少次?没有当初几次三番的玩命,现在我们还能站在这里?没事儿就给我好好警惕周围,一天到晚发这么多感叹你怎么不去死啊你!”

姜天仲撇了撇嘴,显然懒得和云逸一般见识,不过随即却是再度提起精神起了周围的情况,以避免他们受到某些未知的攻击。

而就在他们两人离去之后没有多久,那镇守在传送阵法近前的两个天境强者便也互相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馨予的清新外拍

“哎!你说这次瑶光大人究竟是碰到什么人了啊?竟然能被打成这副惨样,甚至连本源都损耗了那么多,该不会是真的有人敢面和我们天宫开战吧?”

其身旁那人闻言顿时就冷笑了起来,“别扯了,现在的神界又有谁敢同我天宫对着干?魔域一群老弱病残?还是战盟那边的一盘散沙?如若不是因为我们宫主眼下正闭关苦修,怎么可能又会让他们得意到现在。”

“别忘了那魔域之中的魔尊可也在数百年前受到了重创,要我说啊魔尊的伤势能不能彻底恢复都还是问题,怎么可能还有胆子同我们宫主争锋!”

聊得正起劲,那镇守在此的天境圆满强者却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禁声!”

二人赶忙闭上了嘴,那位强者则直接转身去往了另外一边巡视,对于自己那两位手下方才所谈论的问题,他的心中却又是完不同的另外一种想法,只不过就是没有将之付诸于口罢了。

抬头遥望远方天空,此人心中悄然暗叹,现在的天宫在他眼中已然犹如那种被蛀虫吃空了根基的参天大树,距离最后的轰然倒塌也不过是在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一股推力而已……

云逸跟随那股空间波动再度开始了赶路,而这次追踪途中所消耗的时间之长更是远远超出了云逸的预料。

整整十天时间,云逸方才确定那股空间波动最终所指向的方位,而又过了整整月余之后,云逸二人才来到那处空间波动的尽头。

月灵城!

“我他娘的!”看到月灵城的瞬间,云逸顿时就忍不住骂出了声来。

这里可是他家婶婶的城池,虽然说他月灵婶婶在和吴振师叔成婚之后就已经卸任了月灵城城主的职位并且早已随道宗遁入虚空深处。

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都是她的半个娘家,而天宫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把密地设置在这月灵城中,这完就是欺负他们道宗不在月灵城式微嘛!

而在这个地方云逸对于空间波动的感知则是彻底失去了作用,原因无他,月灵城内有着一处很大的传送阵,几乎可以通往神界的各处所在,而且几乎从来都不曾停止使用,其波动自然也远非寻常小型传送阵所能相提并论的存在。

如果在这里还想追寻那暗中空间波动的话,说不得云逸和姜天仲还真得把整个神界都给跑一遍。

而在了解到月灵城近百年来的情况之后,云逸整个人更是瞬间就红了眼,撸起袖子就准备去找那现在的月灵城城主的麻烦。

数百年前神界大战之后,月灵城式微,原本被月灵指定为下一任城主人选的宰家更是因道宗牵连而受到了城中几乎所有势力的敌视,为了活命最后只得选择退位让贤,而那新任的城主却是之前被赶出月灵城却又强势回归的秋家。

但与当时情况不同的却是现在的秋家背靠一方神秘势力,其秋家现任家主更同时担任月灵城主一职,正是当年曾和云逸起过冲突的秋绫筠,而她的修为也在秋家投靠天宫之后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奋起直追曾经月灵城内的众多天骄,直至最后更是突破到了半步天尊的修为。

至此秋家在月灵城中一家独大,而曾经跟随过月灵城主同道宗关系密切的几大家族也随之成为了秋家的阶下囚,被镇压于月灵城的地牢之中,听说是每当秋家子弟有人手脚发痒便会前往地牢折磨一下那几大家族的人,以此来彰显其家族在月灵城中的威严。

云逸怒了,他要发飙,甚至差点就不管不顾的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的部修为杀进那城主府去,但最后却还是被姜天仲给强行拦了下来。

“月灵城背后是否还有暗中属于天宫的密地还尚不清楚,虽然秋家背后的势力有八成以上就是天宫,但我们也要等查清楚之后再说如何行动,现在你出手的话只会打草惊蛇!更何况几百年都忍下来了,还在乎多这几天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