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征兆的,裘天铎突然就离开了拜天宗,只不过在他离开拜天宗之前却是受到太上长老袁启的邀请去后山走了一遭。

随之裘天铎便带着另外四名弟子就此马不停蹄的离开拜天宗向着天宫的方位赶了过去。

在这之中心里最为振奋的却是那名为白彦的青年弟子,心知自己战胜仇道无望的情况下离去,不说其他,最少也保全了自己与天宫的脸面。

虽然裘天铎也说此番承诺并不作废,只等仇道日后前往天宫履行,但等那个时候身在自家宗门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怕仇道这么个区区不灭境初期的小子呢!

待到裘天铎等人离去,宗主穆正安立刻便进入后山去见了袁启,看到太上长老的瞬间他便着急非常的对其问道。

“为什么要放走裘天铎?不要忘了他可知道我们截杀其宗门天境长老这件事的,如果等他返回天宫将此事对那些人表明的话说接下来我拜天宗又该如何自处?”

袁启稍微沉吟了一下,随之却是面露无奈的说道,“即便如此,那又有多大把握能将裘天铎留下?”

“我……”穆正安语塞,天境中期的袁启都不是裘天铎的对手,到现在仍在天境初期的他又凭什么与对方争锋。

“但就算这样,即便倾尽我一宗之力也……”穆正安还想再说什么,然而却是被袁启给直接打断了。

“即便倾尽我一宗之力也要将他留下?”袁启嗤笑出声,“莫要忘了我们拜天宗存在的意义,如果真有这么简单的话那么当时老夫还是宗主的时候就已经带着所有弟子和天宫拼命了!真以为所有事情都这么简单吗?”

“倾尽一宗之力灭杀裘天铎我们的确可以做到,但经过此事之后我们拜天宗也绝对无法继续在神界存活下去,而且即便可以继续存在,再好生想想那裘天铎在死之前会不会将我同时带去九幽?等那个时候剩下的宗门弟子又该如何抵御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

穆正安无言以对,随后却仍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等死不成?还是说真的以为裘天铎会大发善心,帮我们瞒下之前那件事?”

明眸皓齿的绝世美女和服写真

“自当如此!”袁启微微颔首,随即不等穆正安开口便继续说道,“方才裘天铎到此与我见面不仅仅对我做出了保密的承诺,而且还介绍了一位强者给我!”

话音未落,云逸身影悄然自穆正安身后出现,在看到他之后袁启这才对其解释道,“这位便是我之前对说过的挫败裘天铎的神秘强者,虽然我并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我能确定的是他绝对不是我们的敌人,或许在某方面他还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朋友!”

穆正安冷哼,随之眼神灼灼的看向云逸,“朋友?这么多年来我拜天宗结交过多少朋友?但每当真正遭遇为难之时又有几多朋友出手相助?更不用说我们正在谋划的那件事,说什么朋友,不过就是因为利益才能暂时走到一起的罢了!”

说话间,穆正安抬手一掌直接攻向云逸,毕竟眼前这个仅有化天境修为之人在他心中是否有与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还在两说之间。

对于他这突然一击云逸脸上却是露出了丝丝笑意,而后抬手于轻描淡写间化去了对方攻势,“这一点还请穆宗主不必担心,相较于们,或许我的存在对天宫而言才是真正的眼中钉肉中刺,说不得在得知我还活着之后,天宫根本就顾不上们的背叛之事呢?”

“背叛?”穆正安狞笑,“我拜天宗做过什么背叛之事?身为宗主的我又为何不知?”

说话间,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停,即便云逸仅凭其化天境修为抵住自己方才一击,那也无法得到他的承认,最起码如果他仅仅只能做到这一地步的话仍然没有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

对此云逸也是没有太过其他表示,随之挥手间自身前留下一个空间通道,就此以空间通道将对方攻势尽数吸收,而后这才开口说道。

“穆宗主,这么试来试去的有些麻烦,如若不然,可以直接用自己的最强招式,如果我能接下的话,相信应该会愿意平心静气的坐下慢慢说了吧?”

穆正安闻言眸中登时闪过一丝血光,随之于心中杀意沸腾的同时沉喝出声,“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如果死了的话就莫要怪罪本座出手无情了!”

不等话音落下,穆正安手中霍然出现了一柄长刀,随之自长刀之中激射出一足有万丈之巨的刀芒,就此对着云逸便悍然斩了下去。

“刀破苍穹!”

一边的袁启见状心头登时一跳,显然也没有想到穆正安这家伙竟然会选择这从神塔中所得到的招式,这招威力奇大无比,就算是他也都无法全身而退,如果因此而激怒这位神秘强者的话,那对他们拜天宗而言是真的不异于一场灭顶之灾。

然而还不等袁启开口阻止,那直面穆正安万丈刀芒的云逸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我的招数来斩我?穆宗主果然好想法,但是这招可不是这么用的!”

话落,云逸抬手握拳,随之就此一拳轰出,而那股气势却是比之穆正安所凝练的万丈刀芒更加恐怖。

“一拳破天!”

这是通过之前从仇道那里得来的破苍穹一式中所演化出来的招式,毕竟此招本就源于他的破天式,其中真意完全可以说云逸才是神界之中最为了解的人,就凭穆正安那一知半解的程度显然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最后结果显而易见,刀芒几乎在眨眼之间便在那拳印下支离破碎,不仅如此,在其刀芒崩碎的瞬间,穆正安还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真正的破天之念,而这却是他无论如何也都没能凝聚成功的。

不过此时他心中却没有了任何其他想法,因为他的耳边始终回荡着云逸方才所说话语。

用我的招数来斩我?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这刀破苍穹的招数是由眼前之人所创造的?

不仅是他,此刻就连袁启眼中也都不由得露出了无法置信之色,虽然有心反驳,但方才对方所施展的招式却是真的与穆正安相同,而且明显还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云逸拳头缓缓停在穆正安眼前,随之收拳而立,转身看向一旁袁启,嘴角微微上挑,“我还知道,们拜天宗所拜的并非天宫,而是……无天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