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行结婚典礼的日子终于到了,这是一个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美好日子。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位于波士顿后湾的老南教堂附近就热闹了起来。

波士顿警察局出动大批警察并调配了很多设备,在教堂周围的几条街道上拉起了好几道警戒线,将老南教堂附近区域彻底封锁了起来!

与此同时,警方还在每条街道上设置了两个安检通道,供前来参加婚礼的嘉宾进行安检、然后才能进入警戒范围之内、进入老南教堂!

这其中也包括前来报道婚礼盛况的众多媒体记者,这些无冕之王要想进入警戒范围内采访报道,也必须通过严格的安检,概莫能外!

至于那些赶来看热闹的围观者,就只能待在警戒线的后面,远远地眺望老南教堂了,根本不得近前!

除了街道上随处可见、荷枪实弹并保持高度戒备的波士顿警察,在结婚典礼开始前一个小时,还会有大批副武装的特警乘坐装甲车赶来增援!

而这,却只是外围安保,相对不是那么夸张!

此时如果有人走近老南教堂、或者进入教堂里面,那么就会发现,整座老南教堂已经被很多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守得固若金汤、水泼不进!

首先就是临时增加的大量拒马,分布在教堂每个门口和四周,还有连夜安装在地面上的警用破胎器,以防止有人驾车冲击教堂、冲击婚礼!

在老南教堂的每个门口,都有三到四名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把守,他们基本都是叶天手下的安保人员,外加一名特勤局特工!

除了门口,还有几组武装安保人员不停在教堂四周来回走动巡视,以防止有人在教堂的墙壁上做文章,从这里突入教堂!

贪吃小美女

教堂里面的情况一样,也有不少副武装的安保人员。

这些安保人员都是叶天最信任的手下,一起并肩战斗过很多次,由科尔亲自带队,此外还有两名特勤局特工。

老南教堂的塔楼上、以及周边几座高层建筑的楼顶,还隐藏着几个狙击小组,部来自特勤局,居高临下控制着这片区域。

而在附近几家五星级酒店的楼顶停机坪上,则停着几架特勤局和波士顿警方的直升机,随时准备起飞,执行空中警戒!

因为情况特殊,教皇、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要来老南教堂、参加叶天和贝蒂的婚礼,就连叶天的那两架中型直升机,今天也不得起飞!

老南教堂的上空,已经被警方划成了禁飞区,除了警方和特勤局的直升飞机,未得允许,其它任何飞行器都不得入内!

如果有飞行器擅自闯入,又不听从指挥迅速离开或降落,那么它将面临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警方和特勤局击落!

完可以这样说,今天的老南教堂,已经变成了一座无比坚固的堡垒,刀插不入、水泼不进,没有任何安漏洞!

当然,这里更是一座浪漫的城堡,将要举行一场非常盛大且浪漫的婚礼,见证一对相爱的人互相托付终身!

眨眼的功夫,时间已经来到上午八点。

秋日清晨的寒意已渐渐退去,灿烂的阳光洒遍了整个波士顿,气温逐渐变得温暖起来,老南教堂周围的街道也变得更加热闹了!

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来,相继通过安检,在老南教堂周围的几条街道上各自寻找有利位置,早早架起了相机和摄像机。

他们每个人都兴奋异常,在等待叶天和贝蒂到来、等待教皇到来、等待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到来、等待诸多身着盛装的婚礼嘉宾到来!

不远处的文华东方酒店里,大家已经忙碌了起来。

无论是叶天的众多家人、还是他的手下、公司员工,以及婚礼策划公司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兴奋异常。

尤其是叶天的家人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从早晨起床直到现在压根就没消失过,老爸老妈更是笑得见眉不见眼!

而此时的叶天,早已经收拾停当,随时准备出发去不远处的老南教堂。

爷爷奶奶、老爸老妈、还有其他众多家人,也都换好了礼服、佩戴好了珠宝首饰,一个个容光焕发,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老爸老妈和其他家人都身着西式礼服,男士都身穿深色西装、打着领结,女士都身穿长裙礼服,一个个庄重典雅,美丽非凡!

唯一不同的是,爷爷奶奶各自身穿一套唐装,上面绣着寓意吉祥和幸福的传统图案,倒也别有一番味道,而且非常显眼!

“小天,你给大家说说看,待会去到老南教堂、见到教皇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显得不失礼呢?“

小姨兴奋不已地问道,满眼的好奇、也有几分期待。

叶天看了看小姨、又看了看周围的其他家人,然后微笑着说道

“咱们家人又不信基督教,所以也就不用在乎对方教皇的身份,在我看来,他不过就是一位七十多岁、慈眉善目的长辈而已。

在国内的时候,大家怎么对待年长的老人,今天就怎么对待教皇,有礼有节、不卑不亢,展示出自己的善意和尊重就可以了!

非但教皇,大家见到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时,也要以这种姿态去面对他们,跟他们打招呼交谈,根本没有必要去逢迎他们“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不远处坐在沙发里的爷爷立刻接茬说道

“小天说的没错,咱们又不信基督教,教皇自然也不是咱们的教皇,就把对方当做一位老人即可,给予一定的尊重,以平常心面对!“

“得嘞!既然老爷子发话了,那我们心里就有谱了,不就是一七十多岁的老头吗,顶多身份特殊点、穿的特别点而已,叫声大爷也就可以了!“

小姑开着玩笑说道,拿教皇逗着闷子。

“哈哈哈,教皇大爷?您也真能想得出来,那可是领导十几亿信徒的教皇,不是咱们胡同口穿着背心大裤衩下象棋的大爷!“

晨曦没好气地吐槽着自己老妈,转眼就已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

总统套房里响起一片爆笑之声,所有家人都放声大笑起来。

好半晌功夫,爆笑声方才落下。

借着这个时间,叶天赶紧给大家再次打了一下预防针。

“到老南教堂见到教皇之后,就算你们叫他‘教皇大爷’也没关系,那些老外翻译根本不可能明白中文的精髓。

但是,大家如果看到其他人施以西方礼节、比如吻手礼之类的,也不要大惊小怪,长时间盯着看,那样多少有些失礼!“

“哈哈哈“

套房里再次响起一片笑声,家人们又一次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大家都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接下来,大家继续说笑闲聊着,气氛非常融洽,套房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正说话间,杰森和婚礼策划公司负责人突然敲门走进了这间总统套房。

刚一进来,还未等站稳脚跟,杰森就兴奋不已地说道

“斯蒂文,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你可以出发去老南教堂了,车队就在地下车库等着!“

听到这话,叶天立刻站起身朗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出发吧,去老南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