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冽心里顿时猛的一惊,将军?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将军,不过能让凌风老老实实跟在身后的人,那这个人的身份是一个将军,那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

而白云文跟江崇武看见这个男人,眼中立即露出狂热的光芒,叫道“元将军,竟然是元将军!”

就连白云文跟江崇武都认识这个元将军,看那样子,还是一脸的崇拜,看来这个元将军应该就是自己这一次的救星了。

元将军一双虎目盯着那个黑衣人,指着凌冽冷声道“你想打他?”

黑衣人脖子一缩,道“元将军,他拒……”

“我问你,你是不是想打他?”元将军再一次问道,身上那种猛烈的气息更加狂暴了。

“我……”

黑衣人都快被吓瘫了,战战兢兢道“元将军,特勤局办事,还请你不要干涉……”

“放尼玛的狗屁!”

元将军一声暴喝,道“不要干涉?就算杨弘也不敢跟老子说这种话吧?”

黑衣人的脸都绿了,元将军口中的杨弘正是情报科现在的老大,虽然手中权力极大,可是级别上还真的不如眼前这个元将军!

“我再问你一次,你刚才是不是想打他?”元将军再一次指着凌冽,身上阴冷的气息更加强盛了。

当我在梦里遇见你之后

“我……”

啪!

元将军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黑衣人口喷鲜血横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面摔下来,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顿时,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妈呀,这个猛人究竟是哪儿冒出来的啊?竟然连特勤局的人都敢打,就算你是一个将军,也不能这样玩儿吧?

而霍青玄跟兰俊一群人的脸色却是脸色瞬间变的煞白,我操,这个将军看样子是来替凌冽出头的,一个将军啊,妈呀,霍家也出国将军,霍定坤曾经还是中将呢,可都退多少年了,而这个姓元的可是还在职呢,其中的能力有着天差之别。

要是这个元将军是凌冽的后台,而且又这么强势,想让凌冽今天垮台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是这个元将军究竟跟凌冽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帮凌冽呢?

只见元将军上前,一脚踩在那个黑衣人的脸上,厉声道“我元镇山的侄子你也敢碰!”

嘶!

听见元镇山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少人甚至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凌冽竟然是元镇山的侄子?

几乎所有人都懵了,就连凌冽都有些懵逼,丫的,老子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猛的叔叔了?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个牛逼的叔叔,还不老早的就横着走?

现在这个年代可不比古代,随便一个军头儿就能叫将军,现在和平年代,将军那是有着十足的含金量,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的实权人物?

难怪特勤局那么张扬跋扈,在元镇山面前老实的跟小鸡仔子似得,他们再猖狂,在一个将军面前也只是一个渣儿,碾压下来,随意的轻易秒杀!

跟众人的震惊相比,霍青玄跟兰俊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颜色,就跟死人颜色似得,麻痹的,活见鬼了,凌冽怎么会冒出来这么牛逼的叔叔?

而刚才为了讨好霍青玄,对凌冽讥笑嘲讽的几个恶少,差一点儿就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勉强站着,也是两腿打颤,差一点儿就尿了出来。

这一下是彻底的完蛋了,凌冽今天要是能安然无恙,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特勤局的人显然也不知道凌冽跟元镇山之间的关系,都快吓疯了,打死他们都不会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元镇山的出现,无疑是彻底的将特勤局的人给震慑住了,一个个动都不敢动一下,甚至没有元镇山的命令,他们连走都不敢。

“你就是小冽?”元镇山看向凌冽问道。

凌冽搞不清楚这个元镇山跟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老老实实点头道“元将军,我就是凌冽!”

元镇山仔细端详凌冽一下,突然表情变的非常激动,颤声道“是了,你就是小冽,你的确是小冽,你跟大哥长的实在是太像了!”

大哥?

听到这个字眼,凌冽顿时就明白了,凌战自己被尊为一代军神,这个元镇山一定跟凌战有旧,甚至还是生死兄弟,否则的话,绝对不会说自己是他侄子了。

难怪向红军跟他说,只要公开自己的身份,这一次危机就能解除了。

当年凌战虽然是草根出身,可是在天京久负盛名,肯定会有一帮生死兄弟,现在二十年过去了,这些兄弟必然也已经成长为实权人物,如果得知自己好兄弟的儿子有难,自己会不出面维护呢?

就拿凌冽自己来说吧,如果几十年后,白云文等人的后人被人欺负,凌冽一样不可能袖手旁观。

啪!

元镇山突然冲到凌冽的跟前,将他一个熊抱,激动道“小冽,找到你了,总算是找到你了……”

元镇山的情绪非常激动,两眼通红,看那样子都快哭出来了,凌冽连忙道“元将军……”

“什么元将军,你老子是我大哥,老子是你叔叔,是你亲叔叔,叫老子叔叔!”元镇山松开凌冽,眼珠子瞪得圆圆的道,看那样子凌冽要是不要叔叔,就抽他的架势。

虽然元镇山凶神恶煞的,可是凌冽却鼻子一算,眼泪差点儿就掉了下来,这是他第一个遇见跟凌战非常亲密的人,这令他觉得自己离父亲凌战更近了一步。

“元叔!”凌冽几乎哽咽道。

“好,好孩子!”

元镇山狠狠的拍了凌冽的肩膀几下,欣慰道“这才是我的好侄子!”

凌冽没有哭出来,但是心里那种感觉却是触动极深,他跟元镇山只是第一次见面,两人也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他却能从元镇山身上感受到那种真挚的亲情与关怀。

两人的情绪平复下来,元镇山冷着脸冲被他抽了一耳光的黑衣人冷声道“给我滚,想要抓我元镇山的侄子,让他杨弘亲自来找我咬人。”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轻笑道“呵呵,元将军,何必这么大的火儿呢?他们也只是职责所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