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宁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毛衣已经被他扯烂。

下一刻,戴宁眉头一皱,情急之下,扬手便给了路一鸣一个耳光!

啪!

空气里响起了清脆的耳光声。

路一鸣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眼眸盯住衣衫不整的戴宁。

戴宁低首看看自己的手掌,打了他,她也很后悔,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如果让他做出那种事,那他们之间以前的一切美好都没了。

随后,戴宁突然捂住嘴巴,转身飞跑出了卧室。

戴宁走后很久,路一鸣忽然发狂的叫了一声,然后伸出拳头狠狠的砸向了衣柜。

只听咣当一声!

衣柜的门被砸了一个大坑。

路一鸣的的眼眸中带着无比的痛楚,戴安娜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爱上的女孩子,本来他想和她白头偕老,他认定了她是自己一生的伴侣,可是没想到,他看错了人,她也只不过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罢了,和以前在国内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两样。

本来,对于这种女人,他会鄙夷的再也不碰,可是这一次他却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算知道她喜欢钱,他还是想接近她,不过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他要让她后悔,他要报复她,他不能让这个玩弄自己感情的女人好过。

秀美景粲在林间飞舞

十几分钟后,路一鸣脸色冷酷的走出了别墅。

司机小王见路一鸣出来了,赶紧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路一鸣坐进去后,司机小王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赶紧将手机递给了路一鸣。

“路先生,董事长的电话!”

听到这话,路一鸣伸手接过了小王中的手机。

“爸。”路一鸣低声喊了一声。

“一鸣,说想接手集团在温哥华的生意,能有这个决定,我非常的高兴,爸知道喜欢土木工程,喜欢盖楼、架桥,可以有个人的爱好,可是和接手家族的生意是不冲突的,说对不对?”那端是路一鸣的父亲的声音。

“以前是我没有体会您的苦心。”路一鸣说。

以前,路一鸣的确对家族的生意不感兴趣,所以他才躲到温哥华来攻读博士学位,为的就是避开生意上的那些纷纷扰扰。

可是,戴安娜的选择却是严重刺激了路一鸣,戴安娜不是喜欢有钱人吗?不是喜欢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吗?他其实也可以做那样的人,只是他不愿意而已。

“好,好,这几天就权接手那边的生意,有什么不懂的随时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一个约会,不说了!”说完,那端便高兴的挂断了电话。

收线后,路一鸣便吩咐前面开车的小王。“派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谁?”小王发了一下愣,随即便明白了这个她是谁,便赶紧点头道:“是。”

戴宁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出租公寓。

低首看看自己身上被扯坏的毛衣,戴宁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下来。

她和路一鸣虽然只在一起两个月,但是戴宁能够感受到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温哥华的冬天很冷,看她穿的单薄,路一鸣可以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而他则是被冻感冒。

她喜欢吃一家中餐馆的炒饭,路一鸣可以骑自行车跑半个小时去给她买回来。

还有好多,好多诸如此类的事情,戴宁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依靠,可是没想到今天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现在想想,刚才路一鸣看她的冰冷眼神,她还会浑身冒凉气。

咚咚……咚咚……

这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戴宁赶紧擦了一把眼泪,喊了一声。“谁啊?”

“戴安娜,我是露西。”外面回答。

露西是和戴宁合租一套公寓的一个台湾女孩子,和戴宁读的也是一个学校,平时两个人是很不错的朋友。

戴宁整理一下被扯坏的毛衣,便抱着胸上前打开了房门。

“露西,有事吗?”戴宁试图让自己的表情更自然一些。

但是露西还是发现了戴宁的眼睛是红肿的,不由得问:“戴安娜,怎么了?哭了?”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家。”戴宁赶紧掩饰道。

闻言,露西倒是相信了。“我也挺想家的,坚强一点。对了,不说让我帮打听一下有没有工资比较高的工作吗?我有一个朋友说一家酒吧在招侍者,工作时间是每天下午五点钟到凌晨两点,做的好的话一个月可以赚两万多人民币,就是有时候会遇到醉鬼什么的,下班也有点晚,不知道有兴趣吗?”

一听到有这么高的工资,戴宁赶紧点头。“好啊,我想去试试。”

“这是地址,有空自己去应聘一下好了。”露西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戴宁。

“谢谢,露西。”戴宁接过纸条,非常感谢的道。

“举手之劳。”露西一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戴宁望着手中的纸条,眉头一皱,这份工作工资很高,就算再苦累,她也要去做。

戴宁随后便打开衣橱,找衣服,然后就去应聘工作。

她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她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流眼泪,也没有资格谈爱,她不但要负担自己的生活费还要寄钱回家。

一个月两万多,一年就可以赚三十万,这样辛苦上三年,她也可以给哥哥买房子娶老婆了。

十五分钟后,戴宁便穿着一件黑色毛呢大衣出了门。

戴宁身材高挑,相貌很不错,而且英语也说得好,所以酒吧老板一见面就答应聘用她,当天晚上,戴宁就开始在酒吧上班了。

这间酒吧的名字翻译过来叫迷迭香,名字很有诱惑力,也很符合这间酒吧的风情,因为有好多老外都来这间酒吧寻找艳遇,尤其是夜晚,会有很多穿着性感的金发女郎来这边寻找临时伴侣。

所以,这间酒吧自然是鱼蛇混杂,比较乱,但是好多人光顾的原因就是这里的乱和艳遇。

用中国话来说这里就是乌烟瘴气,但是戴宁却无从选择,因为她需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