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青木太郎倒下去的时候,鲜血从口鼻喷了出来,沾染了叶凡的衣衫,也洒满身周地面。

血液在灵堂的灯光中,如玛瑙一样鲜艳。

只是青木太郎注定看不到那份凄美。

他不想死,可终究没了生机。

他猜到了开始,猜到了过程,却没有猜到结局。

他是青木家族继承人,血医门骨干,还是青木三郎的苦主,更是披着阳国使者的身份。

在青木太郎看来,这是自己的免死金牌。

无论自己犯什么罪造什么孽,结局都不会是死亡,更何况英明神武的父亲也来了现场。

死亡,距离他太遥远。

可是青木太郎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凡毫无畏惧捏断了自己脖子。

死不瞑目。

爱笑美女微笑时好美如天使

“青木先生!”

“太郎!”

在青木太郎摇晃倒地时,在场众人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发出凄厉疾呼。

青木道寺也红了眼睛:“太郎!”

他也算是枭雄,更是经历多年风雨,可看到儿子死在自己面前,情绪依然失控。

他跟儿子一样没有想到,他摆出身份了,叶凡依然不给面子,还直接杀掉儿子。

那份震惊,那份悲伤,那份愤怒,让他身热血燃烧起来。

十几名阳国人也吼叫不已,让现场又混乱了起来。

独孤殇上前一步,提剑保护着叶凡。

郑思月几个人下意识退入灵堂,担心双方血战波及到自己,只是没有人敢拿枪再指向叶凡。

郑思月还喃喃自语:“疯子,疯子,这就是一个疯子……”

“八嘎,八嘎!”

“叶凡,你杀了我儿子,我要你偿命,我要你偿命!”

青木道寺抓起一把武士刀就要冲前。

“你儿子自取其辱而已!”

叶凡也提起一刀握在手里:

“不过,你如果不服气的话,我给你一个报仇机会。”

“不决胜负,只决生死!”

他摆出一个起刀势。

杀了对方两个儿子,砍了一个女儿,深仇大恨已经结下,叶凡不介意斩草除根。

“好,好,我今晚就跟你不死不休。”

青木道寺左手一闪,多出了十几枚银针,然后嗖嗖嗖刺入自己身体。

咔咔咔——

随着银针的刺入,叶凡他们清晰听到骨骼响起声。

接着,就见青木道寺体型扩大了一圈。

无论手脚,还是腰围脖子,他都大了一分,看起来更加厚实。

最让叶凡眯眼的是,青木道寺的白发变得更加雪白,原本根底的残留黑色,顷刻都变成了白色。

但身上的战意,不降反升,节节攀高。

青木道寺好像变了一个人。

一股说不出的威压向叶凡压来。

“以医入武?”

叶凡眼皮一跳:“想不到你会这一招。”

“杀——”

青木道寺没有废话,抓着武士刀就冲向叶凡。

十几名青木高手也吼叫着冲锋,独孤殇不退反进迎战上去。

现场再度展开一片厮杀。

郑思月想要跑路,无奈出路被堵住,只能继续打电话求救。

此刻,青木道寺已拉近距离。

“ 嗖——”

只见武士刀一闪,连刀的形态还看不清,刀已经劈至叶凡的面门。

叶凡抬起兵器一挥,挡住了青木道寺雷霆一击。

“当——”

两 刀相碰,发出刺耳声音。

接着两人各自噔噔噔后退了三步。

叶凡虎口剧痛,气血翻滚,武士刀当一声断裂,只剩下半截。

“靠,这老匹夫,力量太恐怖了吧?”

叶凡嘴角牵动不已:“看来那些银针作用不小。”

只是念头一闪而逝,叶凡丝毫不惧,战意滔天,抢先发起了攻击。

半截断刀越发璀璨,刀刀撕裂夜风,临空斩去。

“当——”

青木道寺面无表情,挥舞手中武士刀,跟叶凡来了一个硬碰硬。

“嗖嗖嗖——”

叶凡一口气攻出十八刀,刀刀凌厉,斩出一道道痕迹。

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但青木道寺却没半点凝重,武士刀总是能封住叶凡攻击,让夜空不断响起金属碰撞声。

“当!”

当叶凡攻出十八刀后,青木道寺右手一抖,回了一刀。

随着青木道寺这一刀劈来,整个空气都好似抖了一下,显得极其霸道。

“ 当!”

叶凡抬刀一挡。

这一刀的恐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叶凡眼中,只剩下武士刀的锋利。

它不仅仅撼动夜空,更颤动着叶凡的心,刀锋未止,那恐怖的力量,就深深灌输叶凡心中。

郑思月再度下意识后退。

“ 当——”

一声巨响中,叶凡身躯一震,刀身被青木道寺的武士刀劈中,蛮力涌入,轰的撞在叶凡身上。

叶凡脚步一虚,整个人向后翻飞出去。

五六米后,叶凡身子一扭,才双脚落地停住后跌。

气血翻滚。

半截断刀又裂出痕迹。

“地境实力?”

叶凡脸上划过一抹惊讶:

“青木,你竟然用银针强行破境?硬生生把自己从玄境巅峰突入地境?”

“看来你真的恨我啊,不然不会这样找死。”

以医入武,同一境内能够发挥最大杀伤力,但如果强行破境,事后无论生死都会变成废人。

轻则伤了五脏六腑,再也无法动武,重则身筋脉断裂,一命呜呼。

“只要能杀你,我就是死也无所谓。”

青木道寺吼叫一声,毫不留手,面色阴冷,再度杀到了叶凡面前。

又是一刀劈出。

“ 嗖——”

刀尖还未至,杀意已凌厉。

“杀!”

叶凡眼神一冷,双手握着断刀,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 当——”

又是一声脆响,两刀狠狠碰撞,青木道寺和叶凡各自向后退出了五六步。

地上草地完凌乱,几块石头甚至龟裂。

青木道寺完杀红了眼,连喘息都不喘息,武士刀一举,又是一刀劈落。

又快又狠。

这一瞬间,叶凡感觉视野一片萧杀。

他正要力后撤,却忽然发现脑袋晕眩,意识一滞。

再清醒时,武士刀已经到了面前。

叶凡只能一抬兵器,仓促之间只能向上一挡。

“当!”

武士刀斩落,两刀相碰。

清脆的巨响向四周散开,漫天狂风大作草屑飞舞。

一声闷哼自叶凡口中哼出。

郑思月他们的视线之中,见叶凡被一刀劈中,整个人也向后翻飞出去。

尽管叶凡对青木道寺力量早有心理准备,可依然没想到他能爆出这样一刀。

这一刀实在是太快,太霸道!

而且他还发现,对方武士刀上抹了毒药,几次碰撞让自己中毒。

“老家伙,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叶凡捏出一颗解毒丸吞了下去,迟缓自己的伤势发作。

“杀!”

青木道寺再度冲锋。

叶凡右手一抖,又抓起一刀护身。

“嗖嗖嗖!”

青木道寺一口气劈出三十六刀,刀刀凌厉,都带着壮士一去兮的惨烈态势。

叶凡把劈来的武士刀部挡开。

只是每碰撞一次,叶凡的虎口都痛一下,气血也跟着翻滚。

又是三十六刀使出,青木道寺跟叶凡死磕。

叶凡脸色多了一抹凝重,青木道寺简直就是打了鸡血,一拳力量估计能打死几头牛。

只是,叶凡也很快捕捉到一个端倪,青木道寺的眸子也有一抹焦虑。

久攻不下的端倪。

而且一百多刀过后,叶凡发现,自己的压力开始变小。

青木道寺的力量开始消退。

叶凡心里一动。

“青木道寺,你以医入武手段不错,只可惜你强行破境,而且还是老弱之躯,无法持久。”

“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乱了,力量也开始消退了。”

叶凡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最多二十招,你就要不行了。”

青木道寺眼神一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只是我再气力不继,也足够斩杀你了。”

叶凡笑容灿烂,没有再挡击,而是用迎风柳步避开。

又是十六招连环杀,青木道寺部刺空,脸色更加阴沉,额头也渗出汗水。

“扑——”

当青木道寺又一刀劈空,还身子微微一抖时,叶凡猛地一抖半截断刀,雷霆万钧劈向了青木道寺。

一闪而逝!

青木道寺脸色巨变,感受到叶凡威力的他,怒喝一声,随后挥舞武士刀挡击。

“当!”

叶凡这一刀气势如虹刺入了刀芒。

砰一声,刀芒顷刻间炸裂开来,根本就支撑不住断刀的穿透力。

“刺——”

半截断刀气势不减,直取青木道寺的胸膛。

蓄势待发的这一刀,有着排山倒海,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杀气。

青木道寺脸色彻底难看,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下意识一挥武士刀,同时向后爆退。

但叶凡这一招蕴含的杀伤力,完超乎青木道寺的想象。

“ 刺——”

虽然青木道寺用武士刀死死压住了断刀,整个身子也最快速度向后退却。

但叶凡一个欺身上前,左手往右手一抚,鱼肠剑猛地一挥。

“不——”

青木道寺心神一颤,怒吼一声,身功力压上,竭尽力往后一跃。

只是他刚刚退到一半,鱼肠剑就从他胸口划过。

一道鲜血迸射出来。

几枚银针也跌落。

“ 扑!”

一声锐响,跌落在地的青木道寺,身子一抖,整个人跟泄气的气球一样,慢慢恢复了原来样子。

只是他看起来更沧桑,更憔悴,更衰老了。‘

显然刚才一战透支了他不少生命力。

青木道寺没有呼喊,也没有挣扎,只是捂着伤口靠在柱子上。

没死,还差一线距离。

但胜负已分,小命也被叶凡捏住。

“啊——”

看到这一幕,不少阳国人无比悲哀,无比凄然,好像精神支撑被人阉割了一样。

他们的目光,汇聚到叶凡身上,眼中,似有大日落下,一轮更明亮的骄阳冉冉升起。

残余的十几名阳国男女,一个个如丧考妣。

郑思月也是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叶凡连青木道寺都击败。

“ 保护青木先生”

阳国人打了一个激灵,哗啦一声护住了青木道寺。

“你也输了!”

叶凡没有在乎阳国人的刀枪林立,只是看着青木道寺淡淡一笑:

“就如我刚才所说,青木一家,就该齐齐整整。”

青木道寺无法乱动,但能动嘴巴:

“血医门的债,有拖无欠。”

叶凡笑容依然灿烂:“那我就等着你们来讨,只是你没机会讨了……”

听到这一句杀机流露的话,十几名阳国男女一抬刀剑,准备跟叶凡死战到底。

“哐当!”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轰然炸起。

紧闭的大门猛然间倒塌,向两侧摔了出去。

六辆挂着龙都牌照的路虎汹涌杀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