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事阁。

七阁老一直让孙展留意越王府内部的情况,渭水一族明日即将来到越王府的事情,越王这边一得到消息,七阁老这边已经收到了。

“阁老,咱们这次没有向渭水一族会汇报雅妃娘娘的的情况,说这次他们来这里会不会找我们算账?”

将自己得知道的讯息汇报给了七阁老之后,孙展忍不住犯起了嘀咕,要知道外事阁这么多年,也倚仗了渭水一族不少次,占了不少的好处,如今他们渭水之女出这样的事情,外事阁隔绝袖手旁观,怎么着都说不过去。

“不用担心,那群老头只会去找越王府府内那群人的麻烦,而且我们外事阁已经被雅妃利用过,他们找不到借口。”

七阁老神色沉稳淡定,听了孙展的话,没有一丝的慌张,似乎所有的情况他已经预料到,而且那说辞已经准备好了。

“……”

孙展听到七阁老对自己这样解释,只能收了收声音,按压下自己心里面的不安,七阁老说没事儿就没事儿。

“对了,陌离的情况恢复的怎么样?我可不希望五阁老天天在我耳边念叨。”

想到病伤未愈的陌离,七阁老的脑门突突地直跳,外事阁外边的事情,他一点也不担忧,唯独害怕那个一心护犊子的五阁老回来之后知道他宝贝徒儿的事情找自己的晦气。

“今天下午门客居的人又送来了一个小瓶,陌离服下那药之后身体好多了,阁老不必担心。”

此时已经临近深夜,今天下午杨辰那边就按照规定将治疗陌离的另一种药给送了过来,医师一直在查看陌离的情况,也是刚刚才确定下来,陌离的情况已经十分稳定。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行啦,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再叫,帮我去给天明捎句话,这次的事情一笔勾销,希望下次不要让我失望。”

七阁老的目光忽闪而过一丝暗光,随即匆忙开口对自己面前的孙展吩咐着,天明身为七阁老的弟子到现在都不敢来到七阁老面前,原因正是丢尽了颜面。

“阁老放心,我一定把话带到。”

孙展应承了一句之后,迅速抬步离开了七阁老的营帐。

夜色寂寞如深,营帐之中的无数盏烛火,将整个帐篷照的透亮,七阁老脸朝着自己背后的方向,淡淡地吐出了一句。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伴随着他的声落,之前出现在渭水一族宗司的那位黑衣装扮的人迅速地掠到了七阁老的面前。

瘦弱的身形,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不难看出,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黑衣人,是一个年纪并不算太大的年轻人。

看着这黑衣人腰间所佩戴的令牌,七阁老的两只眼睛瞬间咪溜了起来,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

“族长让我到这里打听一些情况。”

嘶哑的声音发出来的语调,带着一种让人根本就无法拒绝的气势,从来人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刹那,七阁老就感觉到自己周身弥漫的恐惧感。

那是在血色洗礼当中才带有的杀气,可是完全内敛在那细弱的身形当中,与他说一口话,就是在吊一口命。

“族长有什么想要打听的,尽管问便是,但凡我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七阁老微微地低了低头,应承着自己面前的人,没有一点的懈怠,仔细看,停留在他身后的手微微握紧,身体格外地紧绷。

“最近越王府那边是不是来了一个叫杨辰的人,他都在越王府里边做了什么。”

暗司不懂拐弯抹角,从自己人那边他得知越王府最近来了一个叫杨辰的人,正是因为这个人,渭水之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所以首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搞明白杨辰到底做了什么。

“杨辰是越王亲自招揽进入府中的,随后他力荐自己进入门客居,昨日门客居和外事阁打了一场输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个杨辰,至于雅妃娘娘为什么被进地牢这个我们还真不太明白。”

七阁老紧盯着自己面前人的目光,不敢有一点地欺瞒,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选择没有说,因为其中的各种缘由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之前我们给了们那么多好处,为的就是希望们可以在越王府当中帮衬着我们的渭水之女,为什么这次渭水之女下地牢们这边没有给我们传出一点的消息。”

果不其然,三两句话还没聊完,就开始兴师问罪起来,七阁老故意遮着自己眼中存在的锋芒,轻声对着来人解释着。

“之前雅妃来给我们传递消息说越王府来了一个杨辰让我们帮忙探一下他的底,谁料我这三个天才徒弟都说了重伤,已然是自顾不暇,哪里来的时间去跟们汇报这边的情况,而且现在门客居掌握着府内,有些情况我们也不了解。”

七阁老的这番说辞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心思缜密的他选择观察着眼前人的神色,发现并没有质疑自己的话,心里边不由得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情我们记下了,希望日后七阁老这边可以信守当初的诺言,要不然族长发怒,我也没有办法可以担待。”

黑影听完七阁老对自己的解释,移动着自己的身影,下一秒就完全消失在了原地,正如他来时候那样。

七阁老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这才缓缓的松开自己已经充满着冷汗的手掌,一层细密的汗珠,可见刚才的他与来人对话的时候有多紧张。

“真是应了那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辰祝好运。”

七阁老的语气当中竟然多出了几分的赞赏,明日恐怕渭水一族就会找上门来,他倒是想见识见识,杨辰会如何摆脱自己接下来的困境。

黑云遮罩下的诸神战场在夜色之下,陷入了极致的静默,没有一点动静,更没有一点征兆,就像即将迎来的暴风雨一般,沉寂而无声。

可是每个人都知道,暴风雨来的时候一点都不会留有情面,而最后在暴风雨中依旧站挺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黑影从外事阁的营帐一跃而去,朝着他之前来的方向极速地前进着,很快就隐匿在了丛林深处那看不见的暗影当中。